主页 > 朝阳区 >

扩大信息消费升级 释放内需潜力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我国信息消费快速发展,正从以线上为主加快向线上线下融合的新形态转变。与此同时,信息消费有效供给仍然创新不足,内需潜力仍未充分释放,消费环境亟待优化。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 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旨在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发展活力和内需潜力。
  
  信息消费成消费新亮点
  信息消费,正潜移默化地改变着百姓的生活,也逐渐成为带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据统计,上半年,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3.4%,根据国际经验,高收入发达国家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都在75%以上。
  《指导意见》明确,到2020年,信息消费规模预计达到6万亿元,年均增长11%以上。专家预计,还将间接带动经济增长15万亿元,这对于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将起到积极有力的推动作用。从用户基础来看,上半年,我国光纤用户达2.6亿户,4G用户达8.9亿户,移动互联网用户达11.7亿户,均居全球首位。
  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经济与政策研究所所长鲁春丛看来,信息消费无论是对于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都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鲁春丛表示,信息消费对拉动内需、促进就业、引领产业升级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促进信息消费纵深发展、融合发展,可以在更高水平、更高层次、更深程度上实现供需平衡;此外,也可以优化经济结构、普惠社会民生。特别是在一些远程医疗、在线教育、智慧养老等新型信息服务方面的应用,对改善民生十分有益。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也赞同鲁春丛的观点。刘多说,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信息消费规模达到3.9万亿元,占最终消费的比例从2013的6.4%提高到9.2%,4年平均增幅达21%,为同期最终消费增速的2.4倍;信息消费对GDP增长直接贡献达到0.8个百分点,对全社会生产效率提升的作用达35%;直接贡献新增就业岗位172万个,间接新增就业岗位406万个。预计2020年信息消费规模将达到6万亿元,间接带动经济增长15万亿元。
  经济增长与信息消费扩大升级是相互依托、相互促进的关系。《指导意见》着力打造信息消费升级版,指出进一步促进信息消费、培育壮大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的主要方向,提出相关的保障支持政策,对新形势下加快信息消费持续健康发展,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必将起到积极有力的推动作用。
  应对挑战潜力还需释放
  目前,我国信息消费发展迅速,但是随着市场的逐渐扩大,一些问题和挑战也“扑面而来”。
  鲁春丛坦言,在我国信息消费发展迅速的同时,也面临不可回避的问题和挑战。这主要体现在消费潜力未充分释放,特别是城乡之间、各区域之间差距还比较大。
  在鲁春丛看来,信息消费“供给创造需求”的特点尤为突出,特别是近几年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创新变革加快,信息产品的边界快速拓展。鲁春丛说,在此背景下,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必须首先从供给侧着手,加快提高信息消费的供给水平,“比如说像这个智能化、高端化、融合化方向的升级,我们的智能手机也在向中高端集中。现在老百姓对这种中高端产品的个性化、高品质化的需求特别旺盛。像数字家庭、个人穿戴、数字健康等新型新硬件发展也非常迅猛。还有一些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智联网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这些全属于社会中消费非常活跃的领域,那么供给侧也应从这几个方向加大它的研发、投资、布局,以更好的供给满足消费的需求。”鲁春丛说。
  为此,《意见》中明确提出了三点措施,以期推进信息消费的升级。一是提高信息消费供给水平。大力发展高端智能终端,丰富数字家庭产品,增加信息产品有效供给。推动应用电子产品智能化升级,提升信息技术服务能力。丰富数字创意内容和服务,壮大在线教育和在线医疗,进一步扩大电子商务服务领域。二是扩大信息消费覆盖面。拓展光纤和4G网络覆盖的深度和广度,力争2020年启动5G商用。继续开展电信普遍服务试点,提高农村地区信息接入能力。加快信息终端普及和升级,提升消费者信息技能。改善信息消费体验,推动信息消费全过程成本下降。三是优化信息消费发展环境。坚持包容审慎监管,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加强个人信息和知识产权保护,提高信息消费安全性。深入推进信息消费试点示范城市建设,加大财税支持力度。完善信息消费统计监测制度,建立健全信息消费评价机制。
  农村信息消费步入发展快车道
  长期以来,提到信息消费,城市一直是主角。但是,随着互联网向农村的逐渐渗透,加之国家近年来对农村电子商务的重视,农村信息消费正逐渐步入发展的快车道。
  《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提高农村地区信息接入能力。《指导意见》要求,必须要深化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助力网络扶贫攻坚、农村信息化等工作,组织实施“百兆乡村”等示范工程,引导社会资本加大投入力度,重点支持中西部省份、贫困地区、革命老区、民族地区等农村及偏远地区宽带建设,到2020年实现98%的行政村通光纤。全面实施信息进村入户工程,开展整省推进示范,力争到2020年村级信息服务站覆盖率达到80%。
  众所周知,在农村,信息消费的重点并不在于基础消费,更重要的是通过互联网的覆盖,为农村提供远程教育、医疗保障、金融网点进村等服务,实现信息化手段与民生消费需求的有效结合。因此,未来发展方向是让信息技术嵌入农业农村各个领域,带动种植养殖结构调整和农民生活方式改善,助推“三农”发展。
  《指导意见》也将政策重点放在了深化信息服务方面,实施“百兆乡村”等示范工程可以有效的将农村曾经滞后的网络覆盖面真正提升到和城市一样的高度。
  近些年来,一些淘宝村不断兴起和发展,成为带动农村信息消费的一大增长点。发展农村信息消费,要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嫁接各种服务农村的资源,帮助农产品实现高效流通,提高农民收入水平。推动形成农产品进城与农业生产资料和消费品下乡双向畅通流动的新格局。
  《指导意见》还提出,要提升消费者信息技能,面向各类消费主体特别是信息知识相对薄弱的农牧民、老年人等群体,普及信息应用、网络支付、风险甄别等相关知识。组织开展信息类职业技能大赛,鼓励企业、行业协会等社会力量开展信息技能培训。国都证券农业分析师赵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农村居民信息技能提升,直接关系到农村整体信息化发展的速度。在一些偏远山区,一些农民甚至连网络是什么都没见过,更不用说利用互联网进行医疗活动、金融活动。《指导意见》针对性很强,十分全面地将农村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农民信息技能的提升全部纳入其中,国家对于农村信息消费发展的决心可见一斑。不过赵博坦言,目前部分偏远农村地区有着地理位置、气候条件等客观因素限制,如何能克服这些客观因素,才是未来政策能否发挥效用的关键所在。
  • 关键词:
  • 最近发表
    赞助商链接